LE the

突然就想到一个坑
大概是神话主题
讲一只凤凰和一条龙
凤凰是昆仑神树上的凤凰
龙是撞了不周山的龙
凤凰的名字打算叫凤夕
龙不知道叫啥。。求给点意见

日常水一波~
随手摸个平旌小哥哥
画的丑表打我

很久没更新的我又出现了2333
各位看官求梗啊~

旌奚~长林王府的日常之除夕

大家新年快乐啦~
好久没有更文码字啦~嘿嘿嘿有没有小可爱想我啊~
除夕放上日常
希望大家喜欢
文笔依旧渣~
笔芯~

农历一年最后一天的晚上,春节前一晚,因常在夏历腊月三十或二十九,故又称该日为年三十。一年的最后一天叫“岁除”,那天晚上叫“除夕”。除夕人们往往通宵不眠,叫守岁。
金陵城的除夕一如既往的热闹非凡,而今年的长林王府却比往年更加热闹。几日前,同妻子游迹天下,尝百草的怀化将军携带妻子回了金陵城,准备在金陵城过年。一时间长林王府忙上忙下,然而在众人忙碌的身影中,怀化将军那清闲的身影可谓十分显眼。此时我们的怀化将军正做在屋顶上喝着小酒,看着金陵城的美景
“平旌”
忽然听到有人喊自己的名字,低头一看发现是林奚拉着策儿站在院子里叫自己。
“林奚~”平旌一个翻身下了屋顶,跑到林奚面前,笑的开心
林奚见他这般憨傻的样子不禁一下好笑道:“大家都在添置年货,策儿一人闲的有些无聊,我们又走不开,听说城里来了些耍杂的艺人,你带策儿是看看吧~”
“二叔二叔,你就带策儿去吧~”平旌低头看着抱着自己大腿的策儿,又看看林奚:“好吧~那等我回来我们一起进宫”林奚笑着点点头,随后平旌附身将策儿举起坐在自己肩膀上,道:“走喽~”
街上人来人往,策儿坐在平旌肩膀上东张西望,策儿正是玩闹得时期对一切都感到新奇不出一会平旌手上便拎了一对包裹,忽然策儿看到不远处又一个壮汉正拎着一只狗往肉摊上走。那狗伤痕累累,明显是被打过,看样子那壮汉要把狗杀了。策儿赶忙拍了拍平旌的脑袋道:“二叔二叔,那里有人要杀狗,狗狗好可怜,我们去救它吧!”
平旌顺着策儿手指的方向一路走到肉摊前
“汪!汪汪!”那只要被杀掉的狗正在奋力挣扎,但终究无果。它被放在木台上,屠夫举起了手中的刀
“且慢!”平旌将策儿放下一个箭步上前握住了屠夫的手臂,屠夫有些不耐道:“那个不长眼的,没看见老子正忙着呢吗!”转头看向平旌,一瞬间脸色变了变道“诶呀,小人不知道是怀化将军,多有得罪。”
平旌摆了摆手道:“这狗是从哪得来的?”
“方才一个农夫哪来的”屠夫答到
“我瞧着这狗有些眼熟,策儿你来看看,这是不是你从琅琊山回来弄丢的那只。”
策儿应声上前看了看道:“正是,阿黄我好想你”说着把那黄狗抱在怀里蹭了蹭。
平旌看向屠夫,屠夫有些尴尬到:“这。。。既然是小公子的狗,自然是该还给小公子了。”
平旌拱手道“多谢”说完拉着策儿消失在了人群中
二人到家时,差不多该进宫赴宴了,平旌去院子里换正装,策儿则抱着黄狗去找林奚
“二婶二婶~”林奚远远的看见策儿抱着个什么东西向自己跑过来,近了一看是个小黄狗,前爪上有些血迹,查看了一番便带着策儿进屋给黄狗包扎上课。
包扎好的黄狗坐在,看着林奚和策儿
策儿有些疑惑问道:“二婶,你觉不觉得阿黄看起来有些眼熟”
“林奚林奚~我们走吧”换好正装的萧平旌跑了进来,脸上带着傻笑
林奚和策儿看了看萧平旌又看了看阿黄对彼此肯定的点了点头
萧平旌看着两人的行为有些不解
阿黄看着三人歪了歪头“唔?”


黄泉奈何桥

不是刀子,真的不是 旌奚he了,开心 此文没什么逻辑,不过是看了电影的脑洞产物。
文笔依旧烂 希望大家喜欢
———————————————————
黄泉下
奈何桥
孟婆汤
轮回道
  我是这黄泉里新来的孟婆,他们说上一任孟婆入了轮回,我便来替她,孟婆日日每天的工作便是熬孟婆汤给从人间来要转世轮回的人喝。喝了汤的人便会将这一世的所有都忘了,然后再过了奈何桥入轮回道。
我熬这汤有十几年了,见过很多亡灵,有的是病死的,来的时候奄奄一息,嘴里念叨着这一世种种苦难,求着来世能有个好身体;有的是饿死的,来的时候瘦骨嶙峋,求着来世能饭饱酒足;有的是老死的,来的时候悠然饮了汤,晃过奈何桥......
  我就站在这,看着人们不断走过这里,有些还记得我,会向我打个招呼。“上次见到你,你便是这幅样子,如今一切如旧,啊!”那人拍了怕头又道:“我怎忘了你是神仙,不入轮回的,哈哈”说罢饮了孟婆汤,又过桥去了。
  我送他们走,又看着他们来
  七日前,来了对男女,看样子是对夫妻,两人恩爱,见着我时,有些惊讶的看着我,女子想说些什么,被男子拦住了。我看着他们觉得有些熟悉,便笑了笑道:“二位饮了这汤,过了桥,便可以投生了。”
男子微微一笑,接过汤,问道:“我与我妻子,恩爱一世,至今仍不像分离。故此想问问姑娘可有什么办法,能让我二人来世仍可相识相守。”
  我道:“这孟婆汤一饮便都忘了。”
   男子依旧是笑的风轻云淡,转头对女人道:“小雪,你来世且等等我,我定会寻着你。”
女子点点头说:“夫君放心,我一定等你。”
我看着他们,不知怎的生出了些私心,小声道:“过桥时你将她牵着,来世定会再见的。”
男子一愣,道:“多谢姑娘了。”说完,和女子一同饮了汤,牵着女子过桥去了。
   自这对男女走后又二十年了。
    我还在这里熬汤
     有人问我:“听他人讲,孟婆也是能轮回的,你为甚不愿轮回,人间红尘繁华多好,何必守着这桥。”
     我听后摇摇头道:“不知道。”记忆里好似还有些生前的记忆,里面有些人间繁华之景,美丽至极,不同这地府整日昏昏沉沉。我为何不愿转世轮回,我看着那人离去的背影小声道:“我不记得了。”
       我不记得过了多久,地府来了位年轻将军。至于我为什么知道他,大概是牛头马面在我耳边说叨了许久那人生前的功绩,本可以入仙班却硬是要轮回。
我觉得新奇,世人皆求长生,这人倒是与众不同。
几日后,那人来了
他看见我,突然将我抱着,不停的念叨我的名字。
我将他推开道:“我不认识你,将军喝了汤,快过桥投生去吧。”
那人愣了,呆呆道:“你都在这了,我为甚要去投胎。”
我抬头看他,只觉得眼熟,心里涌上一股许久都为感受过得悲伤之感。
他也看着我道:“林奚,我是萧平旌啊,你不记得我了?!”
萧平旌,萧平旌,萧平旌
这名字好生熟悉,一阵眩晕袭来
“你可知我在琅琊山人送外号寒潭小神龙”
“你会笑啊,我以为你不会笑呢”
“你快跟我回去,这里有瘟疫。”
.
.
.
.
.
.
我记得他!我怎能将他忘了。
我为甚不愿轮回
我在等他
我看着他,眼泪涌出。
他也看着我
只是笑着
将我拥入怀中
————————————————
地府进入又有流言说那急着投生的将军又不投生了,说是在黄泉带着不走。
冥历五百六十七年
地府孟婆寻的良人,喜结连理,地府同庆

———————————————————
很喜欢旌奚cp,也很庆幸能遇见这么多人和我一同喜欢他们。感谢大家对我的宽容,能得到大家的喜欢,我感觉已是很幸运。
因学业原因,所以更新都是不定期的
寻到好梗会继续长林王府日常,如果大家有好梗记得告诉我(笔芯)









(旌奚)长林王府的日常之离家出走

这两天忙着考试,没有来得及码文
刚码的小日常,希望大家喜欢
文笔依旧渣
———————————————————
自打开春以来,金陵城中时疫加多,本来就忙碌的济风堂,变得更加忙碌了。林奚常常半夜才得以休息,萧平旌心疼媳妇儿,就索性将平时在家常用的东西打包带过来,和媳妇在济风堂过日子。林奚本是不同意的,医馆病人多万一染上可就不好了,但耐不住萧平旌的死缠烂打,终是点了头,答应了他。好在萧平旌每日都得去军营一趟,帮大哥处理些事物,不至于整日在济风堂里转悠。
随着初春过去,时疫减少了许多,济风堂也就慢慢恢复了以往的样子。这日当萧平旌从军营里回来,兴冲冲的到后院去找媳妇儿,发现媳妇正在和一个自己不认识的男人交谈甚欢!不要问萧平旌他咋知道他们交谈的很愉快,在他眼里林奚只要是对那男人笑一下就已经说明她很开心了!你看!你看!这已经是林奚第三次笑了!
萧平旌同志觉得自己委屈了,难受了。独自一人坐在门口,看着街上车水马龙发起了呆。
直到林奚送走客人才发现萧平旌坐在门口,于是走过去道:“在这里坐着干甚,进去吧。”
萧平旌抬头看了一眼林奚,方才笑意盎然的样子已经不见了,又换上往日那副冷淡的样子。
“哦”萧平旌应了一声,走了进去,留下林奚一人满脸问号,他怎么了?
晌午过后,萧平旌在济风堂的后院里越想越难受,越想越憋屈最后索性去了军营,当晚也没有回去,他在等林奚来找他。
对,我们橡皮筋同志就是吃醋了,就是别扭了。
无所事事的在军营里呆了近三日,林奚依旧没有来找他,萧平旌不禁想:难道是林奚因为自己不打一声招呼就三天没回家生气了?越想越觉得是,于是打算打道回府,听到这一消息的将士们瞬间松了口起,这几日被将军折腾的不轻,将军总算是要走了。
待萧平旌回到家,才发现林奚三日没回来,说是老堂主回来了有事商讨,这几日便在济风堂住了。
萧平旌愣住,一副以极其复杂的神情站在门口,合着这几日自以为的离家出走都没有人知道的么?!都没有人关心一下自己的去向吗?!
我们的皮筋同志委屈了愤怒了,于是又背起还未放下的包袱,转身向济风堂去了
你不来找我,我找你还不行吗。。。
———————————————————面子什么的在媳妇面前都是不存在的
还是媳妇儿重要

青梅煮酒(世子夫妇)

想写世子夫妇很久了,但一直不知道怎么下笔,突然有了青梅竹马的点子,虽然不知道二人算不算得真正的青梅竹马,但还是写出来了。时间大概是从9.10的萧平章开始。灵感来自于歌曲-青梅煮酒
文笔依旧渣
希望大家喜欢~
——————————————————————————————————————
蒙浅雪第一次见萧平章是自己随着长林王妃进了长林王府的哪天,自己刚进了大门就听见一个清亮的嗓音:“平旌,快下来,父王要回来了。”
“哎~来了”一个还带着奶音的声音从房顶传来只见一个蓝色身影从房顶跃下,小人欢快的跑向游廊里站着的月白常服的少年,边跑边喊道:“大哥你看!”少年屈身将小人抱起来,仔细的看了看小人手中的东西,笑了笑夸赞到:“平旌真厉害!”
王妃站在门口自然目睹了这一幕,带着笑意唤道:“平章,平旌,过来。”
两人皆向门口看来,看到了母亲,还有母亲旁边站着的那瘦瘦小小的身影。
“母亲!”小人从少年怀里跳下来向王妃这边跑过来,少年则是跟在后头,待到近前拱手行礼道:“母亲。”
王妃将蒙浅雪拉到身边道:“这是蒙老将军的侄女,名浅雪,今后便住在咱们府上了,你们兄弟二人要多照顾着。”
少年有些惊讶的看着这瘦瘦小小的女孩,但随即温柔笑道:“在下萧平章,见过蒙姑娘。这是在下的弟弟,萧平旌。平旌,过来同你蒙姐姐问好。”
萧平旌走过来有模有样的学着他大哥向蒙浅雪行礼到:“蒙姐姐好~”说完将手里的东西伸过来给蒙浅雪到:“姐姐长的真漂亮,这只白鸽送给姐姐~”
蒙浅雪这才看清,平旌手里的东西,原是一只白鸽,在平旌手里还在挣扎着。蒙浅雪伸手小心翼翼的接过,还没抓稳,鸽子便飞了。平旌看着鸽子飞走了,一时间有些着急道:“大哥!我给蒙姐姐的鸽子飞了~”平章道:“别急,大哥去给你追回来。”说罢,从身上了屋顶,不一会儿回来,手里捏着两个鸽子蛋,平旌看到了有些惊喜问:“大哥~这是什么!”“这是鸽子蛋~”平章耐心回答
“那平旌的鸽子呢?”
“鸽子飞走啦,但若是平旌能将这两枚鸽子蛋孵化出来,平旌就能有两只鸽子了。”
“真的吗!”平旌小心翼翼的从大哥手中接过鸽子蛋,高高兴兴的回了自己的屋子
王妃在旁笑道:“就你会哄他,我去厨房看看,你切带浅雪去她等的院子。”
平章一愣,道:“今日母亲下厨?那可有口福了。”
王妃笑道:“你呀,嘴甜。快带浅雪去吧。”说完,拍了拍浅雪的手,离去了。
“姑娘请随我来。”平章伸手做请,蒙浅雪微微一俯,跟在平章后面。
“在下听说姑娘,说姑娘自幼便随梦老将军习武,今日见到姑娘这般瘦弱到不像是传言那般。”
“姑娘既然来到王府,就将这里当做自己家,有什么不适或缺什么派人来和我说一声。”
平章一路上同蒙浅雪说着话,蒙浅雪不应他,他也不恼,依旧声音略带笑意的同蒙浅雪讲着王府的一切。
“这里就是姑娘的院子了。”说完带着蒙浅雪进了院子,趁着周围仆人收拾的功夫,萧平章走近蒙浅雪道:“姑娘比我小几岁,以后唤我平章哥哥就行。”蒙浅雪惊讶的抬起头看着他,“今后都是一家人,蒙姑娘叫着太生疏,不如我叫你小雪吧。”蒙浅雪不记得后面萧平章说了些什么,只是觉得阳光下少年那张带着笑意的脸分外好看。
几年后,刚到13岁的萧平章便随老王爷去了北境,在他去北境的日子里蒙浅雪日日担心,每日盼着他回来。第二年春,他与老王爷一同回来了,历经沙场的风霜,少年眉宇之间多了些成熟的气息,那晚,他对蒙浅雪说:“小雪,你愿意当我的妻子,与我厮守吗。”说出这话的少年满脸潮红,手紧握着似是下了很大的决心,蒙浅雪觉得一下子脸烧了起来,良久,轻轻的点了点头。少年惊喜的说:“真的!?你当真愿意!?”蒙浅雪羞得不行,转身关上了房门,任他怎么拍打都不说话,少年兴奋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我听到了!小雪你可不许耍赖,我明日就去求陛下赐婚!”
说完匆匆离去了。
几月后,金陵城出了一桩好事,长林世子去了蒙家姑娘做王妃,二人青梅竹马,情投意合。当时作为一段佳话处处流传。
后来,二人共历风风雨雨,可无奈萧平章战死沙场,为国捐躯。幸得上天垂怜,留下一遗腹子。孩子出生后,与萧平章神似。蒙浅雪常在梦里见到萧平章,他还是那样就那么安静站在那里看着蒙浅雪浅笑。数十年后蒙浅雪因病去世,躺在床上蒙浅雪模模糊糊的看见萧平章站在与床边拉起她的手,脸上挂着一如既往的浅笑道:“小雪,我来接你了。”
———————————————————
妾发初覆额,折花门前剧。
郎骑竹马来,绕床弄青梅。
同居长干里,两小无嫌猜,
十四为君妇,羞颜未尝开。
低头向暗壁,千唤不一回。
十五始展眉,愿同尘与灰。
常存抱柱信,岂上望夫台。
十六君远行,瞿塘滟滪堆。
五月不可触,猿声天上哀。
门前迟行迹,一一生绿苔。
苔深不能扫,落叶秋风早。
八月蝴蝶黄,双飞西园草。
感此伤妾心,坐愁红颜老。
早晚下三巴,预将书报家。
相迎不道远,直至长风沙。